首页 财经要闻 法治新闻 热点导读 舆情传真 国土环保 医疗卫生 安全交通 权益保障 文化教育 时尚旅游 产经科技 地方县域 消费315

零度智控、小米之后,昊翔会成为无人机圈的下一个亿航吗?

2017-07-15 09:18 来源:未知
    2014年,国内的无人机企业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这一年,大疆发布了经典的悟系列,至今还在被其他无人机公司竞相模仿,并将全球民用无人机的市场份额扩大到70%。第一次,中国的科技企业爬到了一个让国外的公司都难以企及的高度,并且依靠的是高端且具有前端科技含量的产品。那一年,亿航无人机获得了千万美金的A轮融资。
    在接下来的2015年CES上,涌现出了大量的中国无人机企业,纷纷拿出各自的“优秀”产品,那一年的中国无人机企业在美国可谓是大放异彩,无人机嗡嗡嗡的螺旋桨声成了拉斯维加斯的主旋律。那个夏天,芯片巨头6000万美金投资了国内的无人机公司昊翔,成为无人机行业最大单笔融资。
     而仅仅2年之后,在各大科技行业板块,却已经很难发现无人机的新闻,倒是在社会新闻中出现了很多无人机黑飞的报道。
     那么,今天笔者就来盘点下那些国内无人机行业里的企业,是否还能支撑起创始人当初的壮志豪情。 
     广州亿航智能——产品还是营销
     相较于大疆、零度智控之类曾经想用产品征服消费者的企业,亿航简直就是科技圈和融资圈里的一股清流。
     从目前亿航发布的产品上似乎可以看出,亿航从未想过认真做产品。这家公司从创立之初,便沦为彻头彻尾以融资为导向的营销公司。公司在获得第一笔融资之后马上高薪引入了微软高管,之后高管带了大量得意手下进入亿航,亿航便正式开启了斗争风云。
     不过,亿航终究是亿航,出色的营销能力真是没谁能出其右了。亿航184在2016年CES 上大放异彩,紧接着就获取了第二轮的融资。
     融资后的亿航也没让投资者失望,亿航靠着184项目,“拿到了” 迪拜载人无人机项目的订单。并大肆营销,却不想,在上个月因为产品未能达到迪拜方要求,项目被一家德国公司中途截胡。
     在今年,销声匿迹了很久的亿航,最近在广州街头被爆出拖欠供应商欠款长达19个月之久的消息,讨债车队惊现广州街头。看来没有优秀产品支撑,亿航的财务还是出现了大量的问题。
 
    
    不知184无人机项目之后,亿航是否还能拿出令投资者心动的产品呢?
 
     上海昊翔科技——科技圈还是娱乐圈
     相较于亿航,昊翔的产品因为有地平线代工的基础,尤其在美国渠道,算是小有名气的了。昊翔在15年获得了英特尔的6000万美金的投资,也是因为他在国外市场占有的一定的市场份额。
     不过在16-17年,无人机行业逐渐冷清的时候,昊翔倒是一点没闲着。通过笔者了解到的信息,确实是被其奇葩的形态惊讶到了。这家公司的故事可以说是相当精彩,不但浓缩了目前很多无人机企业、高新科技类企业,甚至融资向的创业公司的一个写照,相当适合拍摄肥皂剧。
     而这些八卦花边的源头统一指向了那对创始人夫妇——在过去一年里,被离婚官司缠得脱不开身的昊翔老板田瑜以及老板娘江文彦。
     故事要从2015年那起汽车追尾事故说起。田瑜在喝了酒之后,驾车途中与一同乘车的江文彦因投资问题发生争执。红灯错看成绿灯,刹车不及撞上前方豪车,田江两人双双受伤入院。也就在住院期间,常年定居香港的田的小女友放心不下,带着孩子前来探视,又恰巧被江文彦家属发觉。一起交通事故,瞬间演变成了婚内出轨的八点档肥皂剧。
     当然田瑜的风流也与常年备受掌握资金大权的江文彦的压迫脱不了干系。在夫妻两人共同生活的20年间,田瑜的资金账户一直受到江文彦的严格掌控。在发现田瑜包养小三后,江文彦立即没收了他的跑车游艇私人飞机。导致身为企业老板的田只能每天搭车上下班。
     所谓强权之下必有反抗,苦苦创业,田瑜有今天也是一点点打拼下来的,自然是不甘心辛苦经营的公司落入她人手中。他不惜抵押房产和股权,也要把官司打到底。而另一边的江文彦,不知是自己顿悟还是背后有高人指点,从伤病中恢复后立刻开始一反常态地活跃在了各大媒体上,参加讲座,论坛,甚至带着两个儿子上电视采访,塑造一个兼顾事业和家庭的国际化女企业家和优秀母亲的角色。
     不出意外的,应该是江文彦最终赢得了官司。田瑜在昊翔是已无存在的必要,此时的江文彦也不会再给他留任何后路。削减了所有田瑜主导的产品线计划,一场产品讨论会最终变成了比武大会。几天后,田瑜被开除,远走他国。紧接着,昊翔就宣布新任CEO的上任。
     短短一年,从产品总监、项目总监、电子开发部总监、结构设计总监,到两任全球市场总监、全球人力资源总监、欧洲区CEO、中国区销售总监、运营副总裁、投资总监等等一干高管纷纷离职。昊翔的昆山工厂,光研发团队裁员就有100余人,生产等其它部门裁员更是超过400人。就连刚组建的硅谷研发中心负责人也与公司发生了多次矛盾。
     而国内仅剩的一家代理商,也因无法忍受需要重复返修的产品,不久前也与昊翔一拍两散。
另外也出现了亿航一样的资金链问题,供应商拉横幅围堵厂区,拆东墙补西墙,再下一轮融资前,是否还能补上这个缺口。
 
    
     整个昊翔也就仅剩一个行业级的产品在苦苦维持。曾经将自己比作大疆最大的竞争对手的昊翔也同其他无人机厂家一样,渐渐淹没在这轮无人机寒潮中。
 
    倒确实应了那句话:无人机不是有钱就能砸出来的,不知道失去创始人以及其带领的研发团队之后,昊翔还能否拿出像样的产品。
 
    国内无人机市场的寒冬来得特别突然,昊翔的寒冬才刚刚开始。
 
    北京零度智控——终成行业第一
 
    零度智控在2015年获得了5000万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并在15年推出了守护者系列植保机,正式进军农业无人机市场,不过相较于其进入时的风风火火,其在农业无人机市场却惨惨收场。
 
    之后零度智控引入高通战略合作,在16年发布了搭载高通芯片的产品——Dobby口袋无人机,不过这款产品在上市之初,就因为定价的原因被经销商告上了法庭。
 
    Dobby惨淡的销量以及拿不出具有创新技术的产品,并且高薪聘请柳岩作为代言人,零度智控也被爆出大量裁员的消息。杨家军纷纷控诉起令人寒心的解聘方案,有钱请明星代言却不愿意为研发支出更多。
据圈内人士爆料,目前零度智控已经被dji全面收编。继去年和高通对赌失败后,零度智控创始人杨建军的CEO抬头早就名存实亡,而一向傲视群雄的老杨,没有了光辉的头衔,但最终也只能靠着卖身家了。两家成一家后,零度智控也算是跟着老大凑上了行业第一的名号。
    小米无人机——开始也是结束
     小米无人机的背景故事就像它的产品生命周期一样的——短暂。
    小米无人机在上市之初就风波百出,被广大媒体誉为年轻人的第一台血滴子,小米无人机似乎目前已经被小米公司放弃,似乎是还没开始就已结束。雷军在小米无人机发布会上的状态百出也预告着这个产品并非小米的重点,就像董明珠一直叫喊着要出手机一样,有时候出一款这个阶段关注的焦点产品,比做好几亿的广告还要有效。
     这样看来,小米无人机在那时候也是承担着这样的使命。
     很多人以为看到了无人机的风口,有钱赚,有利图,七拼八凑就是一款产品。可大浪淘沙中,那么多只知道逐利的企业的前车之鉴,值得深思。
     对于民用无人机未来的发展趋势,中投顾问在其报告《2016-2020年中国无人机行业深度调研及投资前景预测报告》中曾指出:预计到2020年,全球无人机年销量有望达到433万架,市场规模将达到259亿美元。中国无人机年销量将达到29万架,未来几年将保持50%以上的增长。
     国内消费级无人机产业发展全球领先,但在工业级无人机方面,在反恐、测绘、核检测等方面还有不少差距。无人机在各精准行业的发展是必然,因为它的应用领域越来越广泛,技术突破是重点。
     我们可以发现,除了大疆创新,基本上曾经辉煌的本土的无人机厂商都步入了一个融资需求的恶性循环,甚至很多企业尚未辉煌,就已倒下。
    但这也是任何一个尚未成熟行业的必经之路。期待未来的发展吧,毕竟还有那么多认真做产品的企业值得我们尊敬。大浪淘沙后,必将迎来新一轮的曙光。




责任编辑:编辑部

点击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