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要闻 法治新闻 热点导读 舆情传真 国土环保 医疗卫生 安全交通 权益保障 文化教育 时尚旅游 产经科技 地方县域 消费315

网约车事故遭遇“理赔难”

2017-02-03 11:29 来源:未知
  乘客开车门 撞伤骑车人

        坐在原告席上,秦女士用右手翻找着证据材料。尽管左手手掌骨折已经痊愈,但她还是习惯性地保护着左手。

       秦女士的手伤于 2016 年 6 月 17 日早上。那天,她像往常一样,骑着自行车去上班。北京市海淀区的小营西路并不宽,秦女士骑行在非机动车道上。
 
        此时,一线之隔的机动车道正在堵车,汽车都停在那里。就在她途经一辆汽车时,突然,该车右侧门被打开。秦女士躲闪不及,重重地撞在车门上。
 
        见秦女士被撞倒在地,打开车门的颜女士赶紧从车上下来察看情况。“当时,我就觉得左手特别疼,我对颜女士说,你必须带我去就医。她同意了。”此时,秦女士发觉整个过程中司机没有下车,“我就问颜女士‘你和司机什么关系?’她说‘没有关系,我约的滴滴快车’,我立刻说‘你得叫他下来,他要负主要责任的’”。
 
        秦女士说,滴滴快车司机廖先生是在颜女士陪她拍完片子后才赶到医院的, “他一看我伤得有点儿重,就提出报案。因为清河交通支队离医院特别近,我们步行过去的。交警立刻做出责任认定书,认定廖先生负全责。因为交警认定颜女士无责,所以她对我接下来的治疗就不再支付任何费用了。此后,都是我自己去医院看病、支付医药费”。

       医生诊断秦女士左手开放性伤口,第四掌骨骨折,建议秦女士休养一个月。在养病期间,秦女士多次拨打廖先生的电话,希望他能支付医药等费用。“他一再声称他没有责任也没有钱。那么,这个费用是不是应该由滴滴公司对我先行赔付?”秦女士发出质疑。
 
        一人受了伤 五方成被告
 
       事故发生已近半年,迟迟得不到赔偿,秦女士将廖先生、网约车平台公司、车辆所投保的交强险公司和商业三者险公司诉至海淀区人民法院。由于廖先生认为此次事故是乘客颜女士擅自开门下车造成的,她应该承担责任,所以,他向法庭申请增加颜女士为第二被告。
 
        庭审中,作为第一被告的廖先生认为自己不应当承担事故的责任, “我认为是乘客的全责,因为我的车还没有到达目的地。没到目的地,司机是不可能让乘客下车的。再说,我的车在主路上,在行驶白线内,只不过因前面堵车而停车。乘客说要下车,随后就把车门打开了,谁拦得住?”
 
        廖先生刚过不惑之年,但看上去他却比实际年龄要大一些。他于 1995 年来到北京打工。最初,因没有一技之长,他在搬家公司靠“做苦力”养活自己。2003 年,他学会了开车后就开始驾驶大货车运货。2015 年年底,廖先生身边不少人加入网约车行列。“(开网约车)特别赚钱。那时,他们一个月能挣1万多块钱,多的时候能挣到将近 2 万块钱。而我开大货车,连开车带干活儿,一个月也就五六千块钱。”廖先生说。他动心了。2016 年 3 月,他用自己的私家车顺利地注册成为滴滴快车司机。尽管他入“行”时网约车司机的收入已经不如以往,但他每月的收入也能在 8000元以上。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廖先生说,从他开滴滴快车起,至今已接了 4000 多单,唯独颜女士是没有到达目的地且没有提前打招呼就开车门下车的。
 
        开庭当天,颜女士并未到庭。对于廖先生的说法,颜女士的代理人并不赞同: “拥堵的地点据我的目的地很近,我经廖先生同意在主路上开启车门下车,当时双方已经完成了支付。廖先生作为滴滴快车的司机,其安全意识应该高于乘客,并且对有可能产生的安全隐患有一定的预期及注意义务。可是,廖先生没有尽到保证安全的义务。我同意交通队的事故认定书,廖先生应负全部责任,我不同意承担赔偿责任。”

        廖先生车辆所投保的交强险公司和商业三者险公司均提出,事故发生时,该车辆正处于从事滴滴运营期间,其车辆使用性质、用途均发生改变,属于营业性质,车辆改变使用性质便会增加投保车辆危险程度。而廖先生在投保时并未如实履行告知义务。
 
        因此,交强险公司表示廖先生应补缴保费差价850元后,该公司承担赔偿秦女士合理合法的损失;而商业三者险公司则表示在商业险范围内不予赔偿。
 
         对于两家保险公司提出的“没有及时变更运营性质”的问题,廖先生也是一肚子的委屈:“我一个打工的,根本就不懂。滴滴和保险公司都没有提醒我说要增加保险费用。”
 
        网约车平台代理人表示: “廖先生系我公司注册的滴滴司机,事故发生时系履行公司指派的客运任务。廖先生的车辆投保了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且商业三者险公司对其免责事由未尽说明或者提示义务,故我公司认为两家保险公司均应当在其保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下判决 聚三大焦点

       当庭,海淀区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了宣判:交强险公司应在交强险限额内先行承担赔偿责任,不足部分,依据廖先生与颜女士在此事故中发生的原因力及避免危险发生的控制力的能力分析,确定网约车平台和颜女士各承担 50%的赔偿责任。
 
        庭后,本案主审法官姚琳对这起案件中的三大焦点问题进行了逐一解读。
 
        焦点 1:网约车平台与司机谁该承担赔偿责任?

       网约车司机用个人的劳务以及个人用车履行网约车平台的一个客运合同。网约车平台是一个劳务的提供者,是网约车司机提供劳务的接受者。我国《侵权责任法》规定,提供劳务的一方造成他人财产损害的,应该由接受一方承担赔偿责任。考虑到对被侵权人受害赔偿的救济性,所以由平台先承担赔偿责任。

       本案中,廖先生作为司机,对车辆在行驶过程中的风险应具有一定的认知及预判能力,对颜女士下车未尽到制止或提示的义务,具有一定的过错。
 
        因此,网约车平台应就廖先生的过错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

       焦点 2:保险公司是否应该赔偿?

       虽然廖先生的车辆使用性质发生改变,但在这其中,两家保险公司因为投保的险种不同,所以,最终要承担的赔偿责任也完全不同。
 
        交强险更多地承担的是社会救济的目的。因此,在司机存在违法的情况下,交强险投保的保险公司仍要承担赔偿责任。所以,在车辆性质变化的时候,交强险投保的保险公司是不得以这个理由来抗辩不承担赔偿责任。

       但是,商业三者险不是强制性保险。车辆改变使用性质的通知义务是《保险法》规定的。因此,这是法定义务,不是约定义务。即使保险公司不告诉你改变车辆运营性质要通知保险公司,但你还是要承担违约责任。因此,商业三者险的投保公司可以免赔。

       焦点 3:网约车乘客是否该承担责任?

       事故认定书对法院来说是事故认定情况的证明,并不是最后的认定。民事赔偿原则是过错原则,对侵权结果的发生,谁有过错,谁承担民事责任。虽然交通事故认定书上没有颜女士的责任,实际上她也是有过错的。尽管司机有提示义务,但是,乘客本身也要有安全意识,因为这种安全意识是交通生活中必须具备的基本素质。因此,她应该承担过错责任。
 
        对于保险公司来说,网约车实际上是一个很新的事物。没有网约车之前,车辆的使用性质只有两种:一种是经营性的,另一种是非经营性的。网约车平台的经营理念就是以家庭自用型车辆承担社会客运的责任。这种方式将家庭自用车变成了经营性用车。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就是改变了经营性质。这样的改变,让保险公司在赔偿的过程中出现了问题。

       网约车确立新政,却无适合保险产品

       私家车兼营网约车业务,私家车保险却不能覆盖其风险。但是,其又非正式营运车辆,也不适合加入营运车辆保险。那么,网约车到底应当加入何种车险?答案是,目前暂无适合私家网约车加入的保险。因此,私家网约车车主在投保时遭遇尴尬。这是因为保险公司面对的是保险风险发生率完全不一的人群,私家车网约车中有的将其作为职业每天十几小时载客,有的仅月载客数次。保险风险发生率随着载客次数的变化而变化。面对如此风险率不一的人群,无法采用统一的保险费率标准,保险公司暂时没有适合的险种出台。

       为什么风险程度不同的对象不能加入同样一种保险呢?因为保险经营是靠大数法则而建立起来的一种事业。世界上风险的发生看似没有规律的现象,如果增加观察的数量,达到大数时,其规律就出现了,如人的性别,从小范围看,如只看一个村落,男女人数可能不会各半。但是,放到大数中,世界上的男性和女性比例各占 50%。这就是大数法则。保险经营就是建筑在这样一个法则之上。由于保险公司补偿给被保险人或受益人的保险金是源于每位投保人缴纳的保险费。因此,保险经营要求凡是参加同一种保险的人,在风险发生率等条件上必须是基本相同的,在承担风险的比率上也要求是均等的。这样,才能计算出该种被保险人群的风险发生率和参加人应缴纳的保险费,才能保证万一风险发生,保险公司能有足够的经济支付能力为投保方(含被保险人,受益人)补偿因事故而带来的损失。因此,风险发生率大幅度高于标准者,不能使用同一个保险品种。如果使用同一保险品种,则对其他参加该保险的投保方不公平。

       总之,由于网约车的出车频率随意性太强,其风险程度参差不齐,风险发生率无法确定。如果按照现在私家车和营运车保险产品设计的思路,保险产品无法设计,专门为网约车设计的新产品难以登场。这就是为什么当网约车新政实施后,而与其相匹配的保险产品迟迟不能问世的主要原因。

       打造网约车保险,开口保单解难题

       既然网约车这种新生事物已经被官方认可,保险行业也应快速跟随,编织好维护社会安定的安全网。

       如前所述,开发新产品最大的难关在于,被保险人群和被保险车辆其风险发生率的差异偏大,网约车车主营运频度不一,传统的机动车保险产品无法应对。

       为了解决此难关,网约车保险可借用货物运输险中的开口保单方式,采取费率差别化措施为网约车量身定做。新型保险的要点如下:

       网约车投保时可按照营运车辆的保险费率收取保费。

       保险合同期满时,根据网约车平台提供的出车记录,调整保费,多退少补。除特殊情况外,一般是保险公司退还保费给投保人。

       如此这般,被保险标的风险程度不一的问题将可迎刃而解,新的保险产品问世指日可待,理赔难也可得到解决。

责任编辑:编辑部

点击排行
推荐阅读